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郭世文:探索弘道传经的新路向

发布时间: 2019-09-12 |来源: 中国网道家文化 |作者: 郭世文 |责任编辑: 君君

月相盈亏,斗转星移,为期两周的以“阐道弘教,修己度人”为主题的“道教文化及管理暑期研修班”落下帷幕。这次游学,为我们新时代道教徒树立对中华本土文化的传承、认同与自信起到了积极有效地促进作用。同时也为内地道教尤其是广东道教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学习借鉴新思路。我们会一如既往、不忘初心,肩负起新时代道教徒的历史使命和社会责任,为道教在新时代的传承与发展而努力奋斗。

一、急须构建道教自身的符合时代特征的语言体系

语言,广义而言,是采用一套具有共同处理规则来进行表达的沟通指令,指令会以视觉、声音或者触觉方式来传递。语言的目的是交流观念、意见、思想等。

语言的表达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肢体行为,二是图文符号。肢体行为中的口语表述是人类使用行为进行语言交流的最主要的方式。符号的应用主要表现为文字,文字是现代人类语言最大的应用类。语言文字是人类与客观世界之间的桥梁与工具,广义的语言文字还包括音符、图画、数学符号等。在道教,则表现为符图、云篆、雷文等,这些皆是上天垂相。

对于各个不同的学科,包括宗教,都有其自身特有的语言体系,来支撑和表述其学科本身的内在核心理论,道教亦是如此。

道教传教模式的特点,其核心内容皆是师徒之间口传心授,以点对点的单传模式,而像其他宗教以点带面的普传模式则少之又少。而师徒之间的这种口传心授,往往带有强烈的针对性和特指性,个性化也较为突出,属于量体裁衣,语境特定于师徒之间,第三者是无法介入和理解的。这种独特的传教模式不仅是道教,传统医学(中医)亦是如此。所以道教在其发展的过程当中,没有构建出一个较为全面地、系统地、规范地、共性化地语言体系来传(讲)经布道。

当然,我们要坚持客观的,一分为二看待问题的原则。全面、系统、规范和共性化对道教徒中坚力量的选材并不适用。但对于当下,道教要广泛传播,服务大众回报社会,维护其自身的“专利权”和“话语权”,那么“构建道教自身的符合时代特征的语言体系”,不仅是必要,而且是必须。

历史上,随着道佛论争屡屡失败,三教学理不断融合,道教自身的语言体系不断受到影响、冲击和吞噬。致使后期出现了假禅以解道,借道以言儒,假借儒释二家之言诠释与解读道门经典的情况层出不穷。尤其是唐代以后三教逐渐合流,大量儒释二家之义理充斥于道门经典之中,致使后学或自称佛道双修,或自言儒道一体,或自认三家一理。从文化碰撞、借鉴、吸收、融合等角度出发,似乎没有什么错。但对于道教自身的教理教义的纯度和道教徒信仰的纯正,无疑是一个天大的破坏,限制了道教的传承传播与创新发展。导致后学满口皆是禅理佛说、格物致知、正心诚意、忠孝为先。将上善若水、仙道贵生、济世度人等教理教义抛之脑后,丧失了作为一名道教徒的根本信仰。本来就没有构建起全面、系统、规范和共性化的语言体系的我们,随波逐流,跟着别家跑了。在他人眼中,现在多数的道士都是佛不佛,道不道,僧不僧,俗不俗。除了教理教义之外,道风道貌,道性道情方面做的也不尽人意。三教义理混淆不清,民间信仰充斥道门。道教徒对自身的根本信仰产生模糊性和不确定性是目前最为严重的问题。

二、用道言道语对道门经典进行现代诠释与解读

针对这一“症候”,道学浅见,首先要对藏内、藏外的道书经目重新编排,校订修订。将道教仙道信仰和教理教义分门别类,去粕留精,高度提纯,正本清源,回归本然。使自身的仙道信仰和教理教义系统化、规范化。而后再对提纯后的道门经典作符合时代特征的诠释与解读,使教团道众们都能将道言道语用于日常的宗教生活和传经布道上,这样在解决上述问题的同时,也会增加道众们对自身文化信仰的认同与自信,更加利于道教在新时代的传承传播与创新发展。

俗话说:“知之非难,行之不易。”所以我们还是要从一点一滴做起。最有能力做这方面工作的——培养新时代道教人才“构建道教自身的符合时代特征的语言体系”的一线单位,就是全国的道教学院,其次是中国道教协会和各地道教协会及宫观管理层。官方及个人的线上网站、微博、公众号等新媒体的宣传和线下宫观的对外宣传,均要有意识的使用道言道语。对于民间信仰,现无法将其与仙道信仰完全剥离,但对于民间信仰的开放庙宇,如包公庙、妈祖庙、谭公庙、关帝庙等,若有条件,甚至创造条件,也要供奉几尊道教先天神祇和(或)历代祖师,如三清、玉皇、斗母,吕祖,王祖,丘祖等,并将其相关经典、神仙传记广泛流传,定期开展传(讲)经布道活动,使信教群众对道教的仙道信仰和教理教义等方面有一个重新正确的认识。

仙道贵生是道教的基本教义。道教对人体生命奥义的探求已有千年之久。在华夏上千年文明史中,另一个探求人体生命奥义的学科既是古老的中医学。故二者有着神一样的相似和共通之处。又,《易》是中华文明的源流。所以有“易道同源,易医同源,医道同源,以医入道,借医弘道”之说。故“以医论道”也是构建道教自身“生命语言体系”的一个可行之法。道教认识人体生命有其独特的、完美的思想体系,绝不会借用三脉七轮来阐释丹道修炼,也不会借用正心诚意、禅定止观去阐释坐忘安心。虽然三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这种联系属于吸收后的超越而绝非吸收后的融合。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当下对道医的界定,教界和学界都分不清。简单的说,不是会中医的道长就可以称作道医,也不是懂道术的中医就可以称作道医。对道医的界定,应该有一个更高范畴的认定标准。而这个标准绝对不会离开道教的丹道修炼和《内经》的五运六气,这两点是其最基本的原则,也是最低的底线。现在自称道医者如雨后春笋,希望教界和学界尽快拿出一个界定标准,以免妖魔行世,祸害人间。

这次香港之行使我受益良多,感恩学院给予我这次外出游学的机会,感恩香港中文大学和蓬瀛仙馆提供了一个这么好的参学交流平台,让我更加坚定了对未来弘道之路的信心与方向。时下,“构建道教自身的符合时代特征的语言体系,用道言道语对道门经典进行现代诠释与解读”这一课题刻不容缓,望教界诸位大德和学界诸位学者给予鼎力支持与帮助。

福生无量天尊!

(作者:广东道教学院郭世文道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