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何春生:从小伙子到老道长 我深爱着茅山这片热土

发布时间: 2018-10-31 |来源: 中国网《道家文化》 |作者: 成萌 |责任编辑: 君君

编者按: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庆祝年,40年来我们是亲历者、又是见证者。回首这40年,我们身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深刻变化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请78代上清派传人、江苏省道教协会副秘书长何春生道长讲述他见证的“四十年茅山道教的发展史”。

江苏省道教协会副秘书长何春生道长

我叫何春生,今年56岁,是茅山第78代上清派传人,光阴荏苒,1983年刚来茅山时我还是个22岁的小伙子,到现在三十几年过去了。我记得刚到这里时,茅山是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当时只有十几个老道长,年岁大都在60几岁以上了,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很多痕迹,他们的身体状况都不太好。那时茅山的道教刚刚要恢复,急需一大批道教人才,在这种形势下,1983年招了首批11个人进入到茅山道院,我就是其中之一。

进到茅山道院以后,条件非常艰苦。山上道路不通,没有电,也没有水源,只有一个很小的“龙池”,山上的垃圾都通过地下流入了龙池,水黑乎乎,所以是不能喝的。只有离九霄万福宫一里路的半山坡上有两个“龙眼”是天然的,水很清澈。

每天清晨,师父都会要求每个人去挑两担水上山,差不多要花1个小时的时间。挑两担水师父会发两个牌子,有两个牌子才可以吃早饭,没有牌子就得饿着,饿肚子也要干活。

尚未开发的茅山元符万宁宫,简称印宫(摄于1986年)

现在的茅山元符万宁宫

白天参加工作,清理建筑物留下的破砖烂瓦,挑水、砍柴、做道场,晚上跟道长们学习茅山上清派的斋醮科仪、道教音乐。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跟我的师父施觉义道长(茅山第六十代上清派传人)学习科仪、音乐、符箓等。刚开始学习科仪时才发现都是古汉语,没有标点,都是竖写本,从右往左看,让我照着念都很吃力。学习道教音乐的时候也难,茅山上清派的道教音乐像昆曲一样,字少腔长,一个字音要拖很长,还要打板子、打节拍。

茅山祭拜仪式(摄于1986年)

80年代道教音乐演奏(前排左二为何春生道长)

师父还让我跟他一起写道教的文疏、表奏,道教写东西不像现在用钢笔、铅笔,而是必须要用毛笔,这个是我最早使用的的砚台,砚台上的墨迹已经有三十几年了,现在已经买不到这种砚台了。

现在的文疏

何春生道长最早使用的砚台

还有这个小盒子,这是当时买的百雀羚,一种化妆品,我为了携带方便就把小铁盒洗干净用来装这种小哨子。以前经常做道教的斋醮科仪,科仪里面要用到道教音乐,其中有一个乐器叫唢呐,这些小哨子就是唢呐需要用到的。那时候哨子都是用芦苇做的,因为很难买到,我们就自己把芦苇割下来,用细铜丝把做好的芦苇绕紧就可以了,等到吹的时候用水浸泡一下,让它软下来,不然它会开裂,音色很难吹出来。这个绿色的小塑料片,是我在雪碧瓶上剪下来的,用来在道教音乐上弹拨月琴的,这两个东西跟着我有三十几个年头了,现在这些东西无论是去商店还是网上都能买到了。

由于当时条件艰苦,第一批来学道的最后只有7个留下来,之后十年间,共来了60个道士走了50个,现在的道院一共有56位道士。

80年代后期,那时候信徒很多,由于改革开放没有多少年,党恢复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后。有很多有信仰的人一下子迸发出来了,尤其是茅山周边的苏州、无锡、常州、镇江、溧阳、溧水,这些地方的信众很多很多,对茅山有深深的向往,深深的情怀。

1986年前来茅山的香客

随着香客、游客的增多,我们开始对茅山破损的殿堂和神像进行修补。过去的神像都是泥塑的,要经过和泥、风干等程序,很繁琐,建造起来很慢,而且修补所用到的砖头、木头这些材料都要自己从山下挑。一些香客来茅山,都是步行上来,晚上要住在这里,没有被子,我都是从山下的茅山旅社去借,然后挑上山,用完了还要送下去,吃的用的也得下山买了挑上山。

上茅山的路(摄于1986年)

 茅山顶宫上俯拍(摄于1986年)

茅山顶宫上俯拍(2018年)

1992年的时候,道教宫观修复差不多了,就开始着手文化建设,茅山成立了道教文化研究史,专门研究茅山道教文化。1999年,茅山文化研究中心成立了,创办了全国道教界的第一张报纸。第一期发行以后,反响很大,最早发行的500张,到后来的3000张,再到现在的几万张,一直发行到现在。

90年代初期,茅山上清派在东南亚一带的名声很响,1994年开始,我们走出了国门弘扬茅山的道教文化,进行交流。这些年,新加坡、加拿大、英国、马来西亚、澳门、香港,都有我们茅山道教文化的足迹。

现在的茅山“三宫”等殿堂已全部恢复,茅山道教科仪、道教音乐收集整理也取得了成果。2005年,茅山道教音乐开始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茅山道教音乐项目已经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后排右一为何春生道长

不仅如此,我们跟华中师范大学、南京大学联合编辑出版茅山道教文化研究的书刊有30几本,内容涵盖了茅山道教的历史、人物、科仪、医学、养生、音乐,多方面,包罗万象的。2015年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就是受到我们句容人葛洪的医学著作《肘后备急方》的启发,成功提取出青蒿素,而葛洪是东晋时候著名的茅山道士。

2018年5月8日,我也很荣幸被国家文化和旅游部认定为茅山道教音乐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我们也在茅山景区举行过多次以茅山道教音乐为主题的音乐晚会和相关活动,通过电视、广播、手机直播等媒介对外宣传。

从鲜为人知到现在闻名各地的茅山道教文化,从破旧的道观到现在的“三宫六观”的重现,从狭陡到现在宽敞便利的山路,从人烟稀少到现在游客的蜂拥而至,从一个青涩的小伙子到现在的一位老道长,来茅山将近40年的时间,老实说我既是亲身经历者、参与者、也是建设者,这四十年茅山的变化是巨大的,而我的故事、我的骄傲、我人生中最大的“财富”都在这片热土上。(文/图:成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