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杨世华:弘道育人 大师风范——纪念恩师陈莲笙道长诞辰100周年

发布时间: 2017-11-09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李凤森 |责任编辑: 君君

岁月匆匆,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中恩师已仙逝九年了。今年是恩师陈莲笙道长诞辰100周年,上海市道协将举行“陈莲笙会长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约我写一篇纪念文稿,我欣然允诺。

认识陈莲笙道长是在31年前的1986年中国道协代表会议上,当时我在中国道教学院专修班上学,列席了那次代表会议。记得陈莲笙道长虽然已年近古稀,但身体健朗,精神矍铄,容颜慈祥。

1994年冬,中国道协应台湾高雄文化院蔡文先生邀请,组团赴台湾参访交流。陈莲笙道长为参访团团长,我和武当山王光德会长为参访团副秘书长,协助陈莲笙道长。记得我们参访团一共43人,是当时大陆赴台人数最多的一个参访团。在台湾期间,参访团除参加高雄文化院“世纪升平”法会外,还环岛参访游览了台湾三十多个道观和名胜。参访团所到之处,均受到台湾道教界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每次双方交流座谈,陈团长都非常低调,他让光德会长和我发言讲话,他是要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在外事场合多经历一些锻炼,可谓用心良苦。

上世纪90年代初,道教正一派授箓事宜已经提到中国道协的议事日程。中国道协决定1995年冬至举行第一次正一派道士授箓活动。当时已是中国道协副会长的陈莲笙道长负责授箓的协调工作。经他建议,授箓前的座谈会放在我们江苏茅山道院召开。1995年3月10日,“道教正一派道士授箓座谈会”在茅山道院九霄宫如期举行,陈莲笙道长主持会议,中国道协傅圆天会长也亲自参加了会议。我参加了此次座谈会并负责记录。记得就是在此次座谈会上,经陈莲笙道长郑重提议,按照道教传统,结合中国道教现状,正一派有道士授箓资格和授箓条件的为江西龙虎山天师府、江苏茅山道院和湖北武当山。座谈会还设立了“江西龙虎山授箓领导小组”,陈莲笙道长为领导小组组长,我是小组成员。同时还确定了箓坛的三位大师:上海陈莲笙道长、龙虎山天师府的何灿然道长和我们茅山道院的周念孝道长。1995年冬至,建国后中国道教第一次正一派道士授箓活动在江西龙虎山天师府隆重举行,来自全国道教正一派的300多名箓生云集龙虎山天师府,当时我有幸也成为箓生中的一员。授箓仪典如法如律,陈莲笙大师登坛讲经,临坛演法。中国道教建国以来第一次授箓活动获得圆满成功,中国道教的教制建设向前迈进了一大步,陈莲笙大师为此贡献良多,可谓功不可没。

1996年秋,也就是授箓后的第二年,陈莲笙道长和丁常云道长专程来茅山道院找我,商量在茅山道院授箓事宜。当时我觉得授箓资料不全,授箓的硬件和软件均不具备,各项准备工作也不充分,就答应积极准备,创造条件。谁知1997年和1998年间,龙虎山授箓箓坛的三位大师中,茅山的周念孝大师和龙虎山的何灿然大师相继羽化,三位大师走了两位。1999年深秋,陈莲笙道长和丁常云道长再次来茅山商谈授箓事宜,记得老人家那次来茅山发生的惊险一幕至今印象深刻感慨万千。1998年11月8日,茅山露天太上老君铜像落成开光,开光期间,老君手掌心出现一个长约一米的巨大蜂窝,自然天成,蜂窝颜色与老君神像浑然一体,老君像开光后神奇的蜂窝已成为茅山一景。陈莲笙道长一行那次来茅山也想看看老君手掌上神奇的蜂窝,由于老人家到茅山时已近傍晚,我特地下山接他时就没上他的车,上海道协的驾驶员单师傅来过茅山多次,熟门熟路,所以我车就跟在他车后面驶向元符宫。茅山道协办公室和接待室当时就在露天老君神像下面的太极广场西侧。谁知单师傅开车到太极广场路口没有转进去,而是直接开上最上层的老君广场,我的车尾随陈会长的车上了老君广场。那天天气晴朗,夕日的余辉照射在露天太上老君铜像身上,神光闪亮,神奇的蜂窝在老君巨大的手掌中隐约可见,陈会长坐在前座,大概单师傅和老人家都在聚精会神地看那神奇的蜂窝,没想到老君神像西侧的停车场和老君广场之间设有一道护墙,落差足足有1.5米,我在车上看见陈会长的车直接向老君广场驶去,丝毫没有刹车的意思,我和车上的驾驶员姜师傅惊出了一身冷汗,大叫停车!停车!!但已经来不及了,陈会长的车一头冲下……等我们的车停下来,只见陈会长的车冲下护墙又向前冲出约10米。我们急忙下车,赶到陈会长车旁,看到单师傅一脸煞白,惊恐未定,再看陈老会长,老人家神情自若,安然无恙,我们这才放下心来,小车有所损坏,但人均未受伤,真是老君保佑,福生无量。遭此意外惊险,陈老会长非但没有批评单师傅一句,反而下车饶有兴致地去瞻仰老君神像了。招待陈老会长的晚餐安排在茅山镇上,席间单师傅站起身双手捧起酒杯向陈老会长敬酒,以表歉意。谁知老人家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安慰单师傅:“你也不是故意的,以后开车小心就行了。”寥寥数语,足见陈莲笙道长慈悲宽容的胸怀和品德修养的高深。第二天上午,陈莲笙道长和丁常云道长在茅山道协谈到茅山授箓事宜,老人家的一些话更让人感受到他对我们道教事业发展的一片虔诚之心。记得陈莲笙会长当时是这么对我们说的:“道教正一派授箓是道教教制建设的一件大事,道士不授箓就不算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道士,法师不授箓做道场法事就不灵光,发符召将就没有用,因为他们没有名登道位。1995年之后道教就再也没有授过箓,现在全国有几千座道观,不授箓怎么能行,道教怎么能延续道统,健康发展。上次龙虎山授箓的三位大师走了两个,我也一大把年纪了,恐怕时日不多了。趁现在我还能走动,茅山授箓我还可以帮帮你们的忙……茅山是道教名山,福地圣境,历史上高道辈出,许多宗师大家都曾在茅山受过法箓……我是正一派老道士,如果哪一天我走了,想在茅山借一席之地栖息……”

2007年农历2月初8(阳历3月26日),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正式拜陈莲笙道长为师。陈道长是我入道以来真正意义上拜的第一个师父。拜陈莲笙大师为师是我多年的心愿,但我自知才疏学浅,道行不高,故一直藏于心底,难以启齿。也是机缘殊甚,2005年上海白云观落成暨神像开光,2006年上海钦赐仰殿老君神像开光,期间丁常云道长和吉宏忠道长谈到重庆缙云山绍龙观住持拜陈莲笙道长为师之事,又谈及江西李绍华道友和张继勤道友想拜陈莲笙道长为师之事,我这才把心中多年的心愿向两位道兄提出,两位道兄均表示可以向陈莲笙大师引荐。2006年9月,重庆缙云山绍龙观举行《太岁神传略》一书降受发行仪式,期间见到陈莲笙大师的儿子陈耀庭教授,我又当面向陈耀庭教授提及拜师一事,耀庭教授答应一定向父亲禀告,并愿意促成师徒之缘。2007年3月26日,我和江西李绍华道友、张继勤道友、陕西刘世天道友、苏州薄建华道友、韩晓东道友前往上海拜师。上海城隍庙法务团专门为我们六位道友举行了拜师科仪。在上海瑞金医院,我们六位道友向陈莲笙大师行了拜师礼,师父给我起法名“大夏”。拜师礼结束后,恩师不顾年老体弱,坚持给我们几位徒弟训诫,我真切地记得,恩师当时抓住我的手当着我们几位师兄弟的面说:“你们都还年轻,是我们道教的希望,我收你们为徒,是希望你们虔诚奉道,发扬光大道教,你们要爱国爱教,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做事要以身作则,做好道众的表率。你们一定要记住,全真、正一都是太上老君的弟子,不要有门户之见,一定要把我们的道教弘扬好,为社会多做贡献。”临别前,师父拉着我的手,眼含期待地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小杨,你一定要把茅山搞好,茅山授箓的事不知准备的怎么样了?不管怎么说,小杨,我相信你一定会把茅山搞好的。”此时,我已经热泪盈眶,我知道师父还想说些什么……

2008年10月29日,恩师陈莲笙大师驾鹤西去,永远离开了我们。

按照师父生前遗愿,我们在风景秀美的道教第一福地茅山元符宫西侧华阳基为恩师建造了墓园,作为师父的长眠之地。墓园前为大茅峰顶九霄万福宫,左为积金峰山腰元符万宁宫,右为青玉峰西侧崇禧万寿宫。朝闻晨钟,晚听暮鼓,道乐经韵伴恩师岁岁年年。原中国道协老会长黎遇航道长、茅山道院老住持朱易经道长和茅山道院羽化的40多位道长均栖息于此,与师父长眠相伴。每年清明时节,我都要去师父墓园,打扫落叶浮尘、敬香焚纸、跪拜祭祀。平日海内外师兄道友、师父亲朋来茅山,只要我在茅山,都会陪同前往凭吊追思。

恩师西游,或许还带有些许遗憾和不舍。十年后的今天,可以告慰恩师的是,茅山即将成为全国道教正一派授箓承办地,恩师的遗愿很快就要实现了,如果师父天上有知,想必定会含笑九泉,护佑我等。

师父,您生前著作《道风集》已多次再版,它是留给我们道教的一笔极其珍贵的精神财富,现在道教学院的学生,道协、道观的道友和广大道教弟子几乎人手一本《道风集》,大家奉读修学,勤于践行。

恩师走了,以92岁仙寿高龄,转瞬一百年;恩师他没有走,音容宛在,德昭后人,风范长存。(责编:李凤森)

 

相关文章